俄罗斯足球超级联赛以及俄罗斯足球队世界排名

2024-04-02 05:08:06
JRS直播 > 体育直播 > 俄罗斯足球超级联赛以及俄罗斯足球队世界排名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俄罗斯足球超级联赛,以及俄罗斯足球队世界排名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独家揭秘俄罗斯寡头足球俱乐部内幕 寡头选择决定命运

俄罗斯(包括前苏联时代),也是个有足球传统和底蕴的地方。卫国战争,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被围城之时,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在胜利之后,足球都成成为鼓舞人心或者庆祝胜利的方式之一。

无论顺境,逆境,无论喧嚣,还是平静,足球都是最吸引人注意力的方式之一。而现在的俄罗斯足球,尤其是俄超联赛的顶级豪门,和这个国家是寡头集团,密不可分。

过去那些色彩浓厚的名字几乎已成寡头私有财产

首届由俱乐部参加的全苏联足球联赛于1936年开幕,而此前的全国性足球赛事则是以城市或者加盟共和国为单位进行角逐的。那些让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斯巴达克、迪纳摩、中央陆军、火车头,纷纷登场。专业队时代的苏联俱乐部,这些形形色色的队名,体现出了浓烈的行业色彩,而这是比地域色彩更让球迷印象深刻的东西。

前苏联的那些富有特色的球队名,都与这个国家的相关行业紧密联系。斯巴达克是全苏工会理事会下属的最大的体育协会,代表了轻工业和小商业;武装力量体育协会(中央陆军)和迪纳摩体育协会,则有着鲜明的官方背景,一个属于军队,另一个属于内务部、克格勃;火车头顾名思义是铁路部门的代表;泽尼特是军工企业球队的队名;而“鱼雷”则是经常被外国人误以为是代表海军,其实它通常代表汽车制造业,因为三十年代最流行的小汽车造型被称为“鱼雷”型。以上的几个是影响力最大全联盟性体育协会。而在前苏联的各加盟共和国,则都分别成立了工业和农业的体育协会。

无论是在前苏联还是俄罗斯,足球发展最好的地区自然是首都莫斯科。基本上,每一年的顶级联赛中,都会有三到四支莫斯科的球队,一直以来战绩最稳定的当然就是斯巴达克、迪纳摩和中央陆军。在苏联时代,莫斯科诸强最大的挑战者是基辅迪纳摩,联赛的格局基本就是三强相争:基辅迪纳摩13次联赛冠军,莫斯科斯巴达克12次,莫斯科迪纳摩11次,三支球队拿下了超过四分之三的联赛冠军,而七次冠军的莫斯科中央陆军除了在战后初期有过一段辉煌,其余时候都难以对以上三强造成威胁。而在前苏联解体后,俄超联赛先是斯巴达克十年九冠,而在新世纪,最为成功的球队则是莫斯科中央陆军和泽尼特,除了分别拿下了6次和4次联赛冠军,更重要的是,两队分别在2005年和2008年登顶欧洲联盟杯,书写了俄罗斯欧战参赛史的辉煌历史。

在金元足球的大潮中,尽管斯巴达克、迪纳摩、泽尼特这些前苏联色彩浓厚的名字依然被延续下来,但他们却已经跟工会、工厂、军队、警察没多大的关系,现在他们几乎都成了寡头的私有财产。

寡头选择就决定俱乐部的命运

各家球队,各有各的历史,各有各的活法。有寡头看重的,大概就是幸福的俱乐部,没有被看上,那就先活下来吧。

斯巴达克篇

莫斯科斯巴达克一直都是俄罗斯最受欢迎的俱乐部,比起中央陆军和迪纳摩,平民色彩更浓厚的斯巴达克队拥有着更广泛的群众基础。斯巴达克是古罗马伟大的奴隶起义领袖,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球队自然也不缺乏战斗精神,深受莫斯科普通民众的喜爱。

萧条的九十年代,却是“鲜肉”(斯巴达克的绰号)的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时期,前十届俄超联赛他们拿下了九次冠军,在欧战赛场上也屡屡凭借冬将军的威力将强队斩落马下。斯巴达克现在的大金主是俄罗斯的主要石油企业“卢克石油”(Lukoil)。卢克石油的创始人兼现任董事长阿列克佩罗夫曾任前苏联石油工业部的第一副部长,前苏联解体后下海经商,逐步成为俄罗斯的七大寡头之一,现在他的身家达到了145亿美元,名列福布斯俄罗斯富豪榜的第六。

说起来,卢克石油涉足足球后第一个合作伙伴本来是莫斯科中央陆军,但是在2000年,斯巴达克的总经理扎瓦尔金结识了卢克石油的高管切尔维琴科,在前者的游说下,切尔维琴科同意牵桥搭线,让卢克石油成为了斯巴达克的主赞助商,而他本人也成为了俱乐部的主席。然而,2002年斯巴达克成绩不佳,联赛冠军旁落,急于夺回桂冠的切尔维琴科尽管加大投入,引进新援也没能取得成效,于是他又炒掉了俱乐部的功勋主帅罗曼采夫,此举遭到了斯巴达克球迷的唾弃,任上前后引进了60多名球员,教练换了又换,也没能拿到冠军,切尔维琴科于2004年夏天选择离开俱乐部,将股份和主席大权移交给了现任俱乐部主席费敦,此人同样是亿万富翁,在卢克石油集团担任副主席,目前身家也达到了63亿美元。

进入了费敦时代,斯巴达克却迟迟未能走出低潮,14年间换了12位主教练,都未能换回一座冠军奖杯。直到2016至17赛季,孔蒂助手卡雷拉临危受命,从助教转正,带领球队拿下联赛冠军,总算是结束了16年无冠的尴尬。而除了冠军,费敦和卢克石油为斯巴达克带来的最大礼物就是一座俱乐部拥有全部所有权的新球场——斯巴达克球场,是的,这支俄罗斯第一豪门,从成立到搬到真正的家,他们一直都没有固定的主场。

中央陆军篇

长期以来,中央陆军在莫斯科诸强中仅仅是老三,但是到了二十一世纪,他们却获得了六次联赛冠军,七次俄罗斯杯冠军,并且在2005年战胜了葡萄牙体育,成为首支捧起欧洲联盟杯的俄罗斯球队,可以说,这十多年里,俄超真正的“门面担当”是中央陆军,而不是斯巴达克。

俄罗斯的中央陆军是没有外援的,而中央陆军俱乐部,无论是足球、篮球还是冰球,都是请了很多外援,同样是军队俱乐部,两者为何有这样的不同?真正的原因是,除了保持“中央陆军”的名字,还有依然隶属俄罗斯武装力量体育协会(该协会接受俄罗斯国防部的业务指导),俄罗斯军方只占有中央陆军的足球、篮球和冰球俱乐部约25%的股份外,中央陆军俱乐部跟军方再无别的联系,球员也不具有军籍和军衔,所以现在的中央陆军跟其他职业俱乐部没有什么两样,所以引进外援也不会有任何的限制,而这十几年里,中央陆军和泽尼特都是俄超中最倚重外援的球队。

2001年,乌克兰出生的俄罗斯企业家基内尔成为了中央陆军俱乐部的主席,他的公司是在乌克兰从事能源和酒店生意,而俱乐部的股权构成也发生了颠覆性的变更:俄罗斯公司“AVO资本”是大股东,占有50%的股份,英国的公司Blue Castle Enterprises Limited和俄罗斯国防部各占25%,所以从这时起,中央陆军实际上就不姓“军”了。当然,成立于1911年的中央陆军俱乐部一开始也只是一个业余体育爱好者的组织,直到1923年才被改组为红军下属的体育组织。

在阿布收购切尔西后,由他掌控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于2004年与中央陆军签订了两年的赞助合同,总金额为5400万美元。在签订这份合同前,中央陆军可是一直都是没有球衣胸前赞助商的(同年中央陆军先是跟一家俄罗斯公司签了赞助合同,但不到两个月就解约了。)这笔巨资为中央陆军注入了强心剂,他们引进了日尔科夫,后来效力过山东鲁能的巴西前锋瓦格纳·洛夫等强援,而正是这两人在阿尔瓦拉德球场打进关键进球,助中央陆军捧得联盟杯。

泽尼特篇

圣彼得堡是俄国的旧首都,也是这个国家最先开展足球运动的地方。然而,在帝制时期,俄国的足球水平实在是高不到哪里去。1912年奥运会是俄国足球队唯一一次参加正式比赛,但是比赛的结果却是灾难性的。第一场比赛他们以1比2不敌自己的小弟芬兰,就此打道回府,而这支芬兰队随后的比赛中先后以0比4输给英国,0比16输给荷兰。在无关紧要的排名赛中,俄国队更是以0比16惨败给德国,德国球员福克斯一人就射入了10球。这场比赛可是被国际足联承认的,也就是说一个多世纪前的这场“惨案”至今仍是俄罗斯国家队在国际比赛上最大比分的失利。

在前苏联时期,列宁格勒(圣彼得堡)还算不上是一个足球重镇,除了莫斯科和基辅,格鲁吉亚的骄傲第比利斯迪纳摩两度夺冠,乌克兰东部城市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的第聂伯队也在八十年代异军突起,两次在联赛中压倒基辅迪纳摩登顶。而泽尼特队却直到1984年才获得了第一个顶级联赛冠军(唯一一个苏联杯冠军是在1944年获得的),这样的成绩显然是与前苏联第二大城市的地位不相符的。而接下来,彼得堡人又等了20多年才等来了下一次冠军。

泽尼特(俄文原意“天顶”)是军工行业体育社团的代表名称,圣彼得堡(列宁格勒)泽尼特成立于1925年,是由列宁格勒斯大林冶金厂的工人发起组建的,在卫国战争时期,这里主要生产高射炮,因此泽尼特队也就有了“高射炮兵”的绰号。而在战后直到前苏联解体前夕,泽尼特俱乐部一直是由列宁格勒光学仪器联合体(LOMO)负责管理。

1989年至1995年,是泽尼特的一段非常灰暗的时期。由于LOMO公司减少了对球队的投入,1989年苏联顶级联赛,泽尼特队不幸以副班长身份降入甲级,而自身经营也陷入困境的LOMO公司次年起不再扶持球队,于是泽尼特俱乐部成为了独立法人,1991年的末代苏联联赛,泽尼特又降一级,只是由于俄罗斯联赛取代了苏联联赛,泽尼特才得以参与首届俄超联赛,但不幸的是,四年三次降级这样的耻辱还是降临了他们身上。

过去的泽尼特一直都是以“穷”而经常被同行调侃,所以在前苏联足球圈里还有这么一个笑话“泽尼特的球员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青铜骑士像而踢球的。”泽尼特后来能够时来运转,翻身变土豪。2006年,财大气粗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有限公司(Gazprom)正式入主泽尼特俱乐部,Gazprom家喻户晓,因为他们控制着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阀门,除了能源,Gazprom还涉足了金融、保险、传媒、体育、娱乐等各种行业。特别是在体育方面,除了泽尼特,他们还在全国各地的多支不同项目的球队控股或者赞助,德甲沙尔克04俱乐部的胸前广告也被Gazprom拿下了,此外Gazprom也是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的重要合作伙伴。值得一提的是,前文提到的阿布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也在2006年被Gazprom收购,成为了子公司Gazprom neft。

Gazprom入主后,泽尼特由著名的体育经理人福尔森科和萨尔萨尼亚分别担任俱乐部总裁和足球总监,全权负责俱乐部的引援。2007年泽尼特在转会市场上花费了2000万美元,引进了俄罗斯国脚波格列布尼亚克、济里亚诺夫、乌克兰国脚季莫什丘克等人,加上那时候泽尼特青训人才井喷,阿尔沙文、科尔扎科夫、杰尼索夫、马拉费耶夫这一批本土青年才俊已经挑起大梁,泽尼特终于拿下了久违的联赛冠军,并在第二年达到了新的高峰——欧洲联盟杯和欧洲超级杯冠军。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泽尼特多次开出大手笔,2008年夏天以3000万欧元从莫斯科迪纳摩引进葡萄牙国脚达尼,这笔买卖一开始引起了不少争议,要知道,10年前转会市场的通货膨胀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3000万买这么一位没啥名气的球员,泽尼特莫非是人傻钱多?但达尼加盟不久就以出色表现帮助泽尼特击败欧冠冠军曼联获得超级杯,算是狠狠地打了质疑这次转会的人的脸,效力泽尼特的九年间,葡萄牙人是球队当仁不让的核心。尝到了一掷千金甜头的泽尼特,又在2012年签下了胡尔克和维特塞尔,两人的转会费都是4000万欧元。2011~12、2012~13、2014~15赛季,泽尼特四年取得三个冠军。

莫斯科迪纳摩篇

若要数俄超时代最失意的球队,那就非莫斯科迪纳摩莫属了。前苏联时期,莫斯科迪纳摩获得了11次联赛冠军,还培养出了前苏联足球的骄傲雅辛,而且他们与基辅迪纳摩是仅有的两支在前苏联顶级联赛中保持全勤,从未降级的球队。

在前苏联和东欧有数不清的叫迪纳摩的球队,但莫斯科迪纳摩可以称得上是“迪纳摩”家族的祖宗,他于1923年由契卡之父捷尔任斯基一手创建,1936年的首届苏联联赛冠军就归属了莫斯科迪纳摩。“Dinamo”一次源自于希腊语,用著名文学家,迪纳摩的铁杆支持者高尔基的话来说:这个词有着“运动即力量”的含义。在那个年代里,迪纳摩与斯巴达克的对抗向来是剑拔弩张的,斯巴达克vs莫斯科迪纳摩是“莫斯科第一德比”,斯巴达克vs基辅迪纳摩则是不折不扣的“苏联国家德比”。

1976年,莫斯科迪纳摩获得了队史的第11个顶级联赛冠军,这个数字在此后的40多年里再也没有变动过。而1995年的俄罗斯杯冠军则是他们迄今为止最后一个重要赛事冠军。

后苏联时代,莫斯科迪纳摩俱乐部一直是由全俄罗斯迪纳摩体育协会管理,但是到了2004年,由于严重的财政危机,不得不把70%的股份转让给了寡头费多里切夫,以换取由他偿还债务和提供财政支持。费多里切夫称,在担任球队老板两年时间里,他一共投入了近两亿欧元,其中的1.4亿是从葡萄牙引进了达尼、马尼切、科斯蒂尼亚等球员,以及支付他们的薪水,但球队成绩却惨不忍睹,2006年更是险些降级,费多里切夫决定不再做冤大头。

2006年夏天,俄罗斯最大的国有商业银行俄罗斯外贸银行(VTB)成为了俱乐部的新主人。VTB除了为俱乐部提供资金引援,还为他们建设新球场。2008年,迪纳摩队时隔11年重返联赛前三,得以参加欧冠,之后一直都保持在争夺欧战席位的排名上。照理说,抱着这么粗的一根大腿,迪纳摩不应该在日后走向堕落,但坏就坏在欧足联从2015年起正式实施财政公平条款,迪纳摩过去几个赛季花费巨资引援,造成严重的亏损,自然是违反了财政公平的规定,遭到了禁止参加欧战的处罚(就像这个赛季的米兰),这一变故让俱乐部长期潜藏的隐患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队中的主力球员被纷纷出售,以减少球队的开支,在一系列的打击之下,这支俄罗斯唯一从未降过级的球队终于迎来了队史上首次降级。2016年底,VTB以象征性的1卢布价钱将莫斯科迪纳摩俱乐部出售给了全俄罗斯迪纳摩体育协会(但仍作为俱乐部的主赞助商),而俱乐部欠VTB数十亿卢布的债务也一笔勾销。在俄甲联赛只待了一个赛季,莫斯科迪纳摩便重返俄超,经过了这一次打击后,迪纳摩重新明确了平民俱乐部的定位,上赛季球队的预算仅为4000多万美元,仅为降级前一个的四分之一。今年年底,他们的新主场VTB竞技场将投入使用,不知道这能否成为这家老牌俱乐部复兴的起点?

莫斯科迪纳摩可能是这么多传统豪门里唯一一家被金钱“玩坏”的,而另一家莫斯科的老字号鱼雷队却是在金钱的催命符下一步一步沦落的例子。“苏联的贝利”斯特列尔佐夫、“苏联坚盾”沃罗宁、世界杯和欧洲杯双料金靴伊万诺夫,莫斯科鱼雷队从来不乏天才,因此深受广大球迷的喜爱,也因此在六七十年代三度在顶级联赛中笑傲群雄。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汽车制造业陷入困境,莫斯科鱼雷队的所有者,莫斯科利哈乔夫汽车厂也无力给予球队足够的支持,鱼雷队于2006年从俄超降级,直到2014年才重新升级,当赛季降级,随后更因为财政问题勒令降到乙级,至今已有三个赛季了。不过在2017年底,鱼雷队被商人阿夫杰耶夫收购,亿万富翁真的能让沉沦已久的“汽车人”起死回生吗?

安郅篇

俄罗斯足球的焦点一直都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然而在俄罗斯南部,里海之滨,有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小球队也想着在俄超搞点大新闻。2011年,达吉斯坦共和国出身的寡头凯里莫夫(莫斯科的大财团Nafta Moskva的掌控者,俄罗斯国会议员,个人资产约73亿美元)买下了本地球队马哈奇卡拉安郅,喊出了“2年拿下俄超冠军,5年拿下欧冠冠军”的口号, 然后就开始了“买买买”。

而且,安郅学会了泽尼特“千金买噱头”的策略,短短两年间,他们把巴西老将罗伯特·卡洛斯和“猎豹”埃托奥也纳入麾下,而且还对透露埃托奥的年薪是世界最高,达到了2800万欧元,这让安郅的老板凯里莫夫成了欧洲媒体关注的焦点,克里莫夫旗下企业的股票股价也逐渐上涨。同时凯里莫夫还有更深的算盘,因为达吉斯坦共和国离车臣很近,俄罗斯政府一直希望在这些不太太平的地区能有寡头站出来支持地区建设。凯里莫夫正是希望凭借着安郅这张名片开拓自己在俄罗斯政坛的前途。

在善于化腐朽为神奇的荷兰人希丁克的率领下,安郅队在2012至13赛季获得了俄超第三,俄罗斯杯杀进了决赛,首次参加欧联杯也打进了十六强。但是接下来的赛季,凯里莫夫突然就紧缩银根,一反之前挥金如土的作风,甚至把此前重金罗致的球员一一甩卖,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刚刚被安郅以1900万欧元从莫斯科迪纳摩引进的俄罗斯当红国脚前锋科科林,在签约后不到一周又被退回给原东家。凯里莫夫真的不玩了,也许是因为其他生意不顺利,也许是他本人涉嫌经济犯罪,于是安郅赛季末以联赛副班长身份降级,尽管他们很快就杀回了俄超,但凯里莫夫就是不为所动。2016年底,他悄无声息地将俱乐部出售,就此彻底告别了足球圈。

最后,用圣彼得堡体育大学的老教授,72岁的尤里·卢夏科夫的话总结:“国有公司养着足球俱乐部,对经济和社会来说很不公平,因此有人会说这些足球俱乐部变成了寡头的玩具。但对足球的发展而言是好事,起码,俱乐部不用担心生存问题。”

至于这些俱乐部未来如何发展,那又是一篇巨大的,没有写完的文章了。

成都商报特派记者 白国华 徐缓 发自莫斯科

编辑 余孟祥

作者:admin | 分类:体育直播 | 浏览:15 | 评论:0